彩8彩票平台

您所在的位置:

首页资讯学科建设

推动甲骨文研究更上层楼

2019-11-18 10:03:57作者:刘 钊 黄天树来源:《人民日报》( 2019年11月16日 05 版)浏览次数:0 网友评论 0

  甲骨文研究不仅是纯学术的事情,更是与坚定文化自信,增强文化软实力,中国文化走出去等紧密相关。在“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”“构筑中国精神、中国价值、中国力量”的过程中,甲骨文研究可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致甲骨文发现和研究120周年的贺信,为我们的未来工作指明了方向。

  有关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的现状是研究资料和研究力量分散,沟通协同不够。2014年由清华大学和复旦大学牵头,由李学勤、裘锡圭担任首席专家的“九校一院一所”11家研究单位组成的“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协同创新中心”入选“2011计划”,是入选的唯一与“文化传承”类别相关的中心。经过几年运作,中心在学术研究、学生培养、梯队建设、国际交流等方面成绩卓著,产生一大批标志性成果。目前应建设这样的学术平台,加大对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的支持力度。

  甲骨文发掘整理研究缺乏标准,造成的后果是丢失了很多古人留下的信息,甚至造成文物损毁。缺乏标准也不利于资料和文本的比对和电子化。甲骨文研究经过几代学人的努力,已积累了很多成功经验,这些经验需要被更好地推广和应用。在发掘清理甲骨的程序和工具、甲骨的拍照和墨拓、甲骨的著录、甲骨的隶写及符号使用等方面,都需要集思广益,加以标准化,推动学术发展和研究实力的整体提升。

  甲骨文发现120年以来,有约16万片的甲骨收藏遍布世界各地。以往虽然有过一些普查和采集工作,但既不彻底,又没有利用最新技术手段,因此参差不齐,效果不佳。建议重新启动对全球甲骨文资料的全面普查和采集,利用最新科技手段,获取甲骨的拓本、彩色照片、尺寸、收藏信息等,如有条件,最好还要对甲骨进行三维扫描。在这方面,近些年相继启动的如“海外藏中国青铜器调查”和“海外中华古籍调查与数字化回归”等工程可以提供借鉴。

  甲骨文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根脉,值得我们倍加珍视,努力提高研究水平。

  (作者为复旦大学教授、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)

 

持续深入的甲骨缀合研究


黄天树


 
  核心阅读

  甲骨缀合之所以重要,是因为它能使碎片经过拼接,变为完整或较为完整的卜辞,成为可利用的珍贵史料。甲骨缀合研究的持续深入是不断创新发展的过程,需持续努力、久久为功。  

  一门学科必须有新材料不断涌现,才能使其永葆生机。甲骨新材料的来源主要有两条途径,一是源于甲骨出土,二是源于甲骨缀合。今年适逢甲骨文发现120周年,我们要更深刻认知甲骨缀合的意义。

  甲骨卜辞是研究商代历史的第一手资料,异常宝贵,可惜多数甲骨因残缺太甚,致使其刻辞支离破碎,不能通读,令人惋惜。甲骨缀合之所以重要,是因为它能使碎片经过拼接,变为完整或较为完整的卜辞,成为可利用的珍贵史料。

  最有名的当数王国维的一则缀合。

  1917年,王国维撰写《戬寿堂所藏殷虚文字考释》一书时,发现两片残骨可以缀合。缀合之后,其上残辞就拼接成一条比较完整的世系卜辞:“上甲十,报乙三,报丙三,报丁三,主壬三,主癸三。”这条世系卜辞可以跟下引司马迁《史记·殷本纪》中的商人世系对照阅读。

  “微卒,子报丁立。报丁卒,子报乙立。报乙卒,子报丙立。报丙卒,子主壬立。主壬卒,子主癸立。主癸卒,子天乙立,是为成汤。”

  “微”,甲骨卜辞称为“上甲”。“微”是名,“上甲”是号。在商王室世系里,“微”以下各位先公先王都有以天干为主体的号。《殷本纪》中的句式“某卒,子某立”,是说“父亲‘某’死后,儿子‘某’继立为王”。在殷墟甲骨卜辞发现以前,对于《殷本纪》中的这段世系,学者大都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。但是,有了王国维缀合的这条世系卜辞,证明《殷本纪》中关于商王室世系的记载是可信的,同时知道,“上甲”之后的三世,依次是“报乙、报丙、报丁”。《殷本纪》把“报丁”放在“报乙”之前是错误的。

  这则缀合使100年前主张“东周以上无史”的观念不攻自破,确证了商代的存在,将中国的信史时代提前到了3000多年前的商代。诚如郭沫若所言:“得见甲骨文字以后,古代社会之真实情况灿然如在目前。得见甲骨文字以后,《诗》《书》《易》中的各种社会机构和意识才得到了它们的源泉。”王国维的拼合开创了甲骨缀合的先河,说明缀合非常重要,有些“断烂朝报”的旧材料,一经缀合,价值倍增,成为新材料。因此,要利用甲骨文来研究古代的历史,必须首先对甲骨进行缀合,尽可能地恢复其本来面貌。否则,残缺的卜辞容易被人断章取义,加以曲解。

  近20年来,甲骨缀合专书不断出版。蔡哲茂先后出版《甲骨缀合集》《甲骨缀合续集》《甲骨缀合汇编》,本人主编的《甲骨拼合集》《甲骨拼合续集》《甲骨拼合三集》《甲骨拼合四集》《甲骨拼合五集》陆续出版。

  上述缀合专书中有许多关于商文明的重要内容,我们可以举例一二。

  如《甲骨拼合三集》第608则:“庚申夕向[辛酉允有]……异于东,晶(星)率西。”中国古代最早的流星雨记录见于古本《竹书纪年》,文曰:“帝癸十五年,星错行,夜中星陨如雨。”《竹书纪年》关于夏桀十五年的流星雨的记载,不见于《史记》,可能是魏国史官见到前人的相关记录,据以写入《竹书纪年》的。然而这是春秋战国人的写本。商代甲骨文中有无记录?上引这条验辞(占卜之后记录应验事实的刻辞)是有关商代流星雨的真实记录,是通过缀合才得到的新材料。“异于东”就是在东方天空出现奇异的天象,正印证了这次流星雨的辐射点位于东方。“星率西”意谓“流星群皆划过长空跑到西边去了”。这真是奇异的天文现象。

  再如《甲骨缀合汇编》第776则:“癸亥卜贞:旬。乙丑夕雨。丁卯明雨。戊小采日雨,烈风。己明启。”

  翻译一下,卜辞大意是说,癸亥这天占卜,卜问下旬有无灾咎。验辞记载这一旬中的第二天乙丑夜间下雨。到第四天丁卯天明下雨。第五天戊辰的傍晚既下雨又刮烈风。第六天己巳天亮云开日出,天气放晴。

  我们今天通过这则详细记载了这一旬天气情况的验辞,可以知道商代设有专门观测气象的官员。这是世界上最早的气象纪录,弥足珍贵。

  甲骨残片,俯拾皆是。甲骨缀合研究的持续深入是不断创新发展的过程,需持续努力、久久为功。甲骨残片如未毁灭,自当有“破镜重圆”之日。

  (作者为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教授)
 

查看评论

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